主页 > 新型常识 >锺文荣/史上最长的国庆烟火秀,照亮了谁? >

锺文荣/史上最长的国庆烟火秀,照亮了谁?

所属栏目:新型常识 发布时间:2020-05-29

锺文荣/史上最长的国庆烟火秀,照亮了谁?

锺文荣/史上最长的国庆烟火秀,照亮了谁?●锺文荣/科普经济学作家及资深产业分析师。经常四处卧底探究百姓生活,把枯燥的经济分析转成民众能懂的文章。

今年号称史上时间最长的国庆烟火秀,在屏东举行,烟火施放时间长达42分钟,各界褒贬不一,然从经济效益来看,这场烟火秀,若不会计算经济效益,的确秀过了头!

国庆烟火秀过了头

为何国庆烟火秀过了头?最大的问题来自于「时间」两个字,长达42分钟的国庆烟火,民众对这几年长时间的国庆烟火施放秀而言,早已失去了新鲜感。烟火秀对于观众而言,在意的是每场秀之间得到的效益,而这个效益很容易就出现边际效用(Marginal Utility)递减,意思是,随着时间过去,即使在不失误的情况下,观赏烟火的边际效用,一开始会逐渐变高,随后,就会愈来愈低,「时间」,就是边际效用的杀手!

国庆烟火与吃Buffet

看国庆烟火,就像是吃西式自助餐(Buffet)一样,都是吃到饱,但这两者是有差异的。西式自助餐的费用一开始就已经发生,视为「沉没成本」(Sunk Cost)。所以消费者在餐餐之间根本没有边际成本的限制,可以说每次点餐的边际效用都是净效用。理性来说,消费者会选择吃到饱为止,一直吃到边际效用刚刚好为零才停止用餐,这时候,他的总效用(Total Utility)刚好是极大值。

国庆烟火是免费的,花了很多时间去参观烟火,到了现场时,计算所花掉的成本也是沉没成本。但和吃西式自助餐不一样的是参观者自会考量散场后的交通成本,而这个交通成本是个浮动的变数,时间就是成本的自变数(Independent Variable)。为什幺时间是自变数呢?简单来说,在都会区举办的烟火秀,散场后,观众的移动路线基本上是放射状的,疏散的时间不长,成本也不会变高。

灰姑娘的南瓜马车难堪的「峰终定律」

然而,非都会区的烟火秀,地点都有袋状的限制,观众到场的时间是分散的,交通不会出现瓶颈问题,但活动结束后可不一样,观众会在同一时间解散。就像灰姑娘的童话故事一样,半夜12点一到,豪华马车马上变回原形的南瓜马车。

非都会区的烟火秀,对参观者而言,散场时间的选择就是个考验,选择的好,他搭的是南瓜马车扬长而去,选得不好,马车马上变成老鼠与南瓜,这是一种零与一的选择。

袋状活动区域的限制,交通与疏散的瓶颈问题就会发生在散场时。理性来说,参观者自会考量与计算何时该提早离场,以避免自己陷入疏散的人潮泥沼。即使活动办得很精彩,依照行为经济学的「峰终定律」(Peak- End Rule),参观者体验的记忆由两个因素决定,高峰时与结束时的感觉,我们对一项事物的体验之后,所能记住的就只是在高峰与终了的体验,而在过程中好与不好体验的比重、好与不好体验的时间长短,对记忆差不多没有影响。有了「峰终定律」的限制,要是散场时遇见拥挤不堪的人潮,他的烟火观赏经验就会出现负值,即使这场烟火多幺精彩,他的记忆中就是一场不愉快的经验。

最长的烟火秀照亮了谁?

于是乎,一个理性的参观者自然而然会去计算,在「边际效用递减」、「交通成本」与「峰终定律」的交互作用之下,何时才会是提早离场的时间。因此,最长的国庆烟火,到最后,照亮的只是最不理性的参观者,以及不会计算经济效益的政府部会而已。

砸了大笔预算放烟火,到头来一个骂字,不仅不会计算机会成本,最糟的是,一不小心,还成了绝低效益的沉没成本烟火秀啊!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精彩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