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宇宙知道 >锺文荣/提高基本工资,台湾会不会出现「边际劳工」? >

锺文荣/提高基本工资,台湾会不会出现「边际劳工」?

所属栏目:宇宙知道 发布时间:2020-05-29

锺文荣/提高基本工资,台湾会不会出现「边际劳工」?

锺文荣/提高基本工资,台湾会不会出现「边际劳工」?

▲台湾提高基本工资,会不会造成经济学家所谓的「边际劳工」 ?(图/记者周宸亘摄)

锺文荣/提高基本工资,台湾会不会出现「边际劳工」?●锺文荣/科普经济学作家及资深产业分析师。经常四处卧底探究百姓生活,把枯燥的经济分析转成民众能懂的文章。

行政院在8月14日正式定案,自2020年元旦起调涨基本工资,月薪从23,100元调升至23,800元,调涨700元,调幅3.03%;时薪则从150元调至158元,调幅5.33%。这时候,读者们问我,台湾提高基本工资,会不会造成经济学家所谓的「边际劳工」 (Marginal Labor)现象?

一些国家对「边际劳工」的定义係指低技术、低学历、身心障碍及中高龄工作者,也就是说就业竞争力比较差的劳工。但,如果更广义的思考,边际劳工其实会「移动」的,也就是说以资方视角而言,劳工的成本(总薪资,包含福利与保险)如果渐增到等于资方的报酬,这时候「边际劳工」就会出现,资方聘请这些劳工会无利可图。

八月初,我到韩国首尔一趟,说是休假,其实是趁机了解一下当地的经济实况。我问导游(是个漂亮的韩国单身女生),韩国的经济情况如何,她直摇头,坦言自2016年的萨德事件起,受中国大陆抵制,韩国的旅游业一直是很冷清的,但并未表现在失业率上面。然而,逐年高升的工资(包含基本工资),让很多小本经营的商店出现质变,业主减少聘僱员工,甚至,员工都可能是自家人充任,一些饮料店的收银广泛的用无人Kiosk与无现金取代,削减人力成本,成了普遍的现象(想像一下,一个观光客无奈的拿现金在Kiosk前的局面)。

我发现,在韩国,服务业的员工很少提供消费者服务,去连锁便利商店,店面不大,员工仅有一人,包含进货、补货、收银等工作,都是一人打理(闲的时候,不是打瞌睡就是滑手机)。而韩国的失业率其实表现在大学毕业与中高龄人口,刚好是就业竞争力最弱的那一群。

锺文荣/提高基本工资,台湾会不会出现「边际劳工」?

▲《寄生上流》金氏一家。(图/imdb)

这不就是韩国电影《寄生上流》(기생충)金氏一家四口的写照?

下图是韩国的失业率与基本工资的比较图,从图上来说,基本工资从2006年的时薪3,100元,涨到2018年的7,530元,2019年起更调高到8,350元,平均成长率约8%,这时候看台湾的基本工资成长率,真的是好羡慕!

经济学有一说法,基本工资调涨会引发失业率攀升,其理由为老闆是计较的,如果一个劳工的生产效率赶不上工资的成长,或者劳工的生产价值低于薪资,很简单,就是请他们走路,接下来就是失业率攀升。

但是从下图观察,韩国的失业率基本上都在4%以下,如何看出来失业率和基本工资有所关连呢?坦白说,还真看不出来,只有在2013年到2018年之间两者是同向,而全期 (2000年到2018年)的相关係数0.57。从统计上来说,的确有显着的正相关,但无法证明这两者之间有因果关係。

▼韩国的失业率与基本工资的比较图。(图/作者锺文荣提供)

锺文荣/提高基本工资,台湾会不会出现「边际劳工」?

下图是从韩国国家统计厅 (KOSIS)公布的资料,自2000年起,中高龄的失业人口是亦步亦趋的成长,到最近两年,这两种类型的失业人口数已经相近,而20-29岁失业人口在2014年起大幅度的攀升,点出了《寄生上流》这部片中金基宇(长子)重考四年(韩国的考试村现象很严重),只为了进一流名校,毕业后好进大财阀的现象。基本工资的成长是否推升了「边际劳工」的失业?数字上无法有直观的因果推论,但亲自到韩国一趟,在当地人的解说之下,我认为这必然有因果关係。

▼韩国不同年龄失业人口数。(图/作者锺文荣提供)

锺文荣/提高基本工资,台湾会不会出现「边际劳工」?

回头过来论台湾的基本工资调涨,会不会造成「边际劳工」?我认为还不会出现,至少不会大规模出现。因为台湾的基本工资调涨不像韩国一样,调幅甚至高达16.4%,一下子就有可能把更低阶的劳工「挤出」就业市场。

但话说回来,薪资是劳力的需求与供给所决定的,不靠产业结构改变推升薪资,单靠提高基本工资是无法达目的的。当然,提高基本工资绝对会改变业主的成本结构(很多是零售餐饮业),成本最终又反应在售价与物价上,而政府单纯的想用成本推升薪资成长,这是一项不可能的任务。来去之间,只有实质薪资还是继续「倒退噜」,「边际劳工」早晚会出现!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精彩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