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事件发明 >5爷孙轿车尾随逃劫‧没看到林振益车被插入地底 >

5爷孙轿车尾随逃劫‧没看到林振益车被插入地底

所属栏目:事件发明 发布时间:2020-08-11

5爷孙轿车尾随逃劫‧没看到林振益车被插入地底(槟城25日讯)中路巫统大厦避雷塔坠落时,尾随惨遭避雷塔砸死的顾家小贩林振益的轿车,是一辆载着爷孙5人的第二国产车白色Alza,事后,77岁的爷爷郭振年说,虽然他当时正驾着车,但他并未看到林振益的轿车被坠落的翼墙插入地底的一幕。“这是因为当林振益的汽车被避雷塔轰然压顶的那一刻,我整个人都已被强烈的震动吓得喘不过气来。”他忆起当时的情况时不禁头皮发麻,他说,反而其4名孙子比他冷静,其中一人还向爷爷借手机要打电话叫爸爸来中路找他们。郭振年是退休人士,住在槟城美丹宋溪。他每天都要驾车载4名8岁至12岁孙子上学,孩子放学他也会从打石街返家,途中会经过中路。郭振年在接受《》记者的访问时指出,在风灾发生前,祖孙5人正好经过中路,当时风大雨大,他在树枝掉落车顶时还跟孙子打趣说,“如果是大树干掉下来,我们才会被压扁,还好我们都没被压扁。”这句话刚讲完,中路就突然刮起一阵强风,接下来就听到一声巨响。巨响恐怖误为大地震据郭振年的描述,那股声音非常巨大,恐怖到无法形容。"我根本不知道发生甚幺事,还以为是发生大地震,车顶好像被重大物体压住,车子根本驾不动……车镜也碎了,全身都是玻璃碎片……。"他说,初时他无法打开车门求救,后来用脚大力踹开车门时,却有民众跑过来叫他不要下车。“原来那些人都担心我们触电,说甚幺路上有电流,结果我又不敢下车,直到他们说安全了,我才和孙子下车避难。”他说,帮助他们爷孙脱难的民众,不分种族,令他很感动。他说,庆幸的是4名孙子都没受伤,其中一人还冷静告诉他,“爷爷拿电话给我,我要打电话给爸爸,叫爸爸来找我们。”“原以为我们爷孙5人会命丧中路,没想到会从鬼门关逃出来。”郭振年和4名孙子平安无事,皆没有去医院验伤。郭振年说,虽然他大难不死,但也不想到处渲染,只有亲友问起时才说出意外经过。他指出,他不想成为明星,但走到哪里都有朋友问起事发经过。每个人都觉得他大难不死,一定有故事想说。亲朋戚友都给他祝福,一些朋友还特地剪报给他留着做纪念,他也会把剪报寄给在国外的孙子看。深信获天上妻子保佑“原以为只有在电影情节里才能看到画面,竟让我和孙子都亲身体验了,相信大难不死必有后福,我永远都会记住那一刻,我深信一切都是妻子在天上保佑,让我们爷孙5人平安无事。”郭振年说,其67岁的妻子在9年前病逝后,他每天都会祭拜妻子,早上供奉麦片晚上供奉咖啡,风雨不改。“我和老婆感情很好,早上洗刷后就会祭拜她,要她保佑家人出入平安,相信这次也是老婆照顾了我和孙子。若不是妻子保佑,我们可能早就遭遇不测了。”见大难不死警称呼“公公”郭振年回忆说,当他走出车外,看到如此巨大的避雷塔从天而降,还压中其汽车的那一剎那,他整个人都吓傻了,好像不能呼吸了。“若不是我心脏够强,可能就这样断气了。”他披露,过后一名警员抱着他说,避雷塔那幺巨大,若坠下击中汽车,车上的乘客一定必死无疑。“警员相信我是拜神多了才能逃过一劫,竟然称呼我`公公’。"他说,当时他未察觉事情的严重性,只知道自己和孙子没受伤,过后也知道另有几辆汽车被压毁。“当时到底有没有人受伤或死亡我都不知道,也想像不到这场风灾竟造成这幺大的灾难,直到隔天看到报纸才知道,他和孙子竟经历了这幺严重的灾难。”他指出,事情一天天过去,其身边的人一直讨论此课题,加上每天报章的报导,他才知道`怕’,劫后余生的感觉也变得更加强烈。“幸好我的孙子没有害怕,心理上也没有受到这场灾害的影响。”4孙镇定不感害怕郭振年说,事情过了这幺多天,4名孙子都没发恶梦,依然像往常那样快快乐乐的生活,能吃、能玩、能睡,好像已经彻底忘记自己差点没命的事。“大人还跟孙子开玩笑,说甚幺要好好读书,以后就可以活到200岁,要好好珍惜生命。”他相信孙子在事发时很镇定,也没有高喊救命,也没有紧张,所以心中没有害怕两个字。他披露,事发后反而是他的心情受影响,也造成颈项疼痛。每晚他都会回忆起当时的情景,也因为情绪无法平复而失眠。目前郭振年最担心的不是失眠,而是汽车保险问题。据他了解,天灾是不获得赔偿,但他还是抱着一丝希望,期望州政府可以帮助他。郭振年的汽车已送去维修,维修费暂时不详。由于车顶严重被压毁、挡风镜也破裂及车前凹陷等,相信维修费不菲。暂不敢驾车经过现场郭振年对于林振益的丧命感到伤心,他若无必要将不会再驾车经过中路。这事件是他毕生难忘,即使他很想忘记,但一幕幕情况在其脑中,怎幺样也无法挥去!选择绕道而行“林振益头七时我不敢走那段路,相信需要一段时间,让自己提起勇气去面对,到时才走回那段路。”他说,他本来想回去中路了解拯救情况,但他担心自己无法再承受剌激而打消此念头。"中路其实是他载送孙子到学校的必经之路,现在我选择了绕道而行,我知道这不是长久的办法,但短期内我真的没办法忘怀,我真的没有通气再走这路段。再过一阵子吧,等我情绪恢复后,我或许会再在中路上行驶。"他指出,现在驾驶时也会想起该意外,除了害怕历史重演,也不想亲友担心。【大事件:槟高楼避雷器压死人】‧报导:黄依菱‧2013.06.25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精彩文章